正在加载图片...

元代帝陵在贺兰山? 历史岂能揣测
2012-06-29 15:41:11   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

唐荣尧 文/图著名的贺兰山太阳神岩画,王景武视之为成陵平面图。远眺鹿盘寺。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给后世留下无数谜团。尤其是成吉思汗之墓,更是千古之谜。史载,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在征西夏途中病逝于现宁...

唐荣尧 文/图

 
 
著名的贺兰山“太阳神”岩画,王景武视之为成陵平面图。 


 
 
远眺鹿盘寺。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给后世留下无数谜团。尤其是成吉思汗之墓,更是千古之谜。史载,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在征西夏途中病逝于现宁夏六盘山一带。按元制,皇帝死后均实行秘葬,即帝王陵寝所在地不立标志、不公布、不记录在案。所以,自明代以来,成吉思汗陵和元代帝王陵的位置就一直是人们探寻的热点。如今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成陵,其实是成吉思汗的衣冠冢和象征性陵寝。关于成吉思汗的安葬地,目前学术界有多种说法,有的说在蒙古国境内肯特山南、克鲁伦河以北的地方,有的说在内蒙古鄂托克旗境内的千里山,有的说在新疆北部的阿勒泰山等地。

  近日,有媒体称,宁夏退休地质工作者王景武通过40年的研究和考察,发现包括成吉思汗在内所有蒙古大汗和皇族陵墓都位于宁夏贺兰山。这无疑像一记重炮,再次将成吉思汗陵寝之谜推到人们面前。

  6月23日傍晚,宁夏文史馆副馆长李宪亮致电笔者,说近日有网站和宁夏媒体发表文章称,宁夏退休地质工作者王景武通过40年的元代历史研究和实地考察,宣布包括成吉思汗在内所有蒙古大汗和皇族陵墓的千古之迷,已经被揭开。这位地质工作者在贺兰山东麓多个山谷陆续发现了至少25座疑似元代的帝陵级大墓,找到了名副其实的“帝王谷”。李宪亮告诉笔者,不少看到这个消息的读者纷纷致电宁夏文史馆以及他个人,求证此发现成果的真伪及价值。他就此邀请笔者于24日随他一起前往贺兰山,探寻所谓的“帝王谷”。

  “帝王谷”就在鹿盘寺?

  6月24日一大早,李宪亮就和几年前曾去过王景武所说的“帝王谷”的几位资深“驴友”等着笔者,一起驱车前往“帝王谷”的核心地点——贺兰山插旗口的鹿盘寺附近。从贺兰山东麓的金山陵园北侧偏离沿山公路,是一条正在修建的公路。

  几年前曾经来过这里的“驴友”刘国庆介绍,以前他们从这里前往鹿盘寺时,根本就没公路。从银川骑自行车过来,只能到沿山公路旁的村子将车寄放好后,步行前往,就算骑摩托车,也仅能勉强骑到鹿盘寺附近。

  沿着正在修的公路往山脚下行驶,远远就能望见巍峨的贺兰山以及山下一片较为开阔的冲积扇地带。对风水颇有研究的“驴友”老王说,相较西夏王陵,这里的风水就差多了,任何一个帝王都不会埋在这里的,何况成吉思汗这样的“世界级领袖”。

  《华兴时报》于6月15日发表的《成吉思汗陵寝位置探秘研究在宁夏有新发现》一文中写道:“六盘山,位于固原。但据雍正三年的地图,贺兰山插旗口的‘鹿盘寺’过去叫‘六盘寺’,建国后改为‘陆盘寺’,后来又演变成‘鹿盘寺’。”文章称,据王景武探察,他曾经在这一带发现的一座灵塔上发现有“鹿盘山普陀寺”字样,便推断这一带在元代真正的名字很可能就是“六盘山”。

  对此,笔者查阅了《贺兰县志》,上面对鹿盘寺这样写道:“在西夏时期所建的鹿盘寺,民国时所建的鹿盘寺小塔,均位于插旗口鹿盘寺沟内。”而我国的历代文献中对六盘山的记载为“关山”、“陇山”,可见六盘山仅仅是产生于近代的民间说法。笔者采访了因封山禁牧才从鹿盘寺附近的村子撤到山下的村民,他们都说鹿盘寺的确是因为贺兰山内有鹿才得名的,和宁夏南部的六盘山没有什么关联。

  对于王景武说的那个灵塔,宁夏著名考古学者牛达生表示不认可。这位曾经将考古足迹踏遍宁夏山川尤其是贺兰山的学者反问道:“插旗口什么时候有过灵塔?元代在贺兰山内什么时候修建过佛教建筑?”王景武说的灵塔其实是本世纪初才修建的两座用红砖和水泥堆砌的小塔。

  曾经多次来过这里的“驴友”老黄说,他们来时就没见过这里有什么灵塔,而鹿盘寺对面山腰上的敖包,也是这几年新修的。对此,李宪亮指着修到鹿盘寺前的公路,不无担忧地说:“不排除这是个阴谋,是为了吸引游客设的局!”

  沿着鹿盘寺边的山沟步行而进,我们一直抵达沟源。和拜寺口发现西夏佛教建筑方塔、贺兰山口发现大量岩画不同的是,这个沟内没有任何有效建筑构件来证明这里是“帝王谷”。

  元上都出现在贺兰山大水沟?

  元朝迁都北京前的上都在内蒙古锡林浩特境内,这是考古学界已经确定了的事实。在王景武的考古发现中,元上都竟然出现在了贺兰山的大水沟内。

  恰好,目前鹿盘寺的住持是从大水沟来的,他说自己在大水沟一带并没发现王景武所说的文物遗存。

  原宁夏考古所所长、著名考古学者钟侃肯定地说:“没有任何文物能说明元上都在宁夏,这个结论听起来像神话一样,这样的报道也毫无意义,没有任何严谨的地方!元上都也好,成吉思汗陵寝也好,连影子都没有,只能让外界笑话!”宁夏著名文史学者薛正昌则指出:“这是个世界性的研究课题,还是严谨些好!”

  “太阳神”是解读成吉思汗陵的秘钥?

  王景武试图破解成陵之谜的最初线索,来自对贺兰山岩画的另类解读。

  王景武认为,这些岩画分别绘制于不同历史时期,其中一些很可能是蒙古人祭祀成吉思汗及元代帝王陵寝的“路线示意图”。他发现,青海、新疆等地的一些岩画,有的在一些大的驿站附近,并且指向某一特定位置,因此他告诉媒体:“因为人马每天都要补充饮水,所以这些岩画主要是为了指明下一个水源地的方位和路程。沿着岩画所指引的方向,一般都能发现水源,有的即使现在找不到,也依稀可以找到当年的河床或者泉眼。”在王景武看来,贺兰山中的一些岩画是当时只有一些蒙古人才能理解的路线密码。顺着岩画指示的方向,他认为他最终找到了成吉思汗真正的安息之地。

  王景武认为,那幅举世闻名、被认为是最具代表性的贺兰山“太阳神”岩画,其实正是成吉思汗陵寝的平面图。所谓“太阳神”的岩画图案,也和部分地区蒙古族妇女的尖帽长角头饰惊人地相似。这种头饰,据说是也遂夫人(铁木真的妃子)为了纪念成吉思汗而设计的。王景武认为,也遂夫人创造这种头饰的灵感“当然不是来自那幅岩画,而是直接来源于成陵的形状”。    

  对此,宁夏岩画学者李祥石不认可,认为这种研究太离谱了,“不排除炒作”!

  “帝王谷”在贺兰山一说的几大硬伤

  第一,时间问题。成吉思汗身亡于1227年征服西夏途中,当时,西夏国都中兴府(今银川市)还未沦陷,西夏政权怎么能允许成吉思汗葬于距离西夏帝陵几十公里之外的地方呢?成吉思汗的后人又怎么能允许将成吉思汗葬于敌方国都附近呢?

  第二,地理问题。鹿盘寺附近的山谷狭窄,且乱石横布,根本不符合《蒙古秘史》中记载的挖掘坑穴埋葬后,再将草皮布置在上面的条件。鹿盘寺附近的荒滩上植被稀少,不是戈壁或沙漠地貌,不具有蒙古人习惯用骆驼踩踏坟地的条件。宁夏一位民俗学者就王景武的研究明确指出:“他的观点中的许多地方并不符合蒙古民俗!”

  王景武提出,拜寺口内发现的人工开凿的古道,是祭祀成吉思汗以及元帝陵的。而曾对拜寺口内的西夏方塔进行过考古挖掘的牛达生则说:“拜寺口的双塔和方塔都是西夏时期的建筑。修筑方塔时,西夏动用劳力修建通往沟内的便道,利于运送建筑材料,怎么成了为祭祀成吉思汗和元帝陵而修建的呢?”

  第三,地形问题。王景武提出,鹿盘寺前面两侧有两座月牙形的小山,形似女性生殖器,由此推断“铁木真(成吉思汗)出生于此,故死于此类地方”。从《蒙古秘史》、《多桑蒙古史》等史料中可知,成吉思汗出生地是在斡难河流域,那里的地形和贺兰山的地形不具可比性,而且,我们在现场也看不出鹿盘寺周围有像女性生殖器的小山。此外,王景武提出,成吉思汗陵的平面图是典型的“人面穴”造型,陵侧两个泉水出处为人面造型的双眼。为此,我们徒步往沟里去,直到沟源处,也没见一丝泉水流出,何来两眼泉水?

  王景武及一些媒体报道说:“鹿盘寺附近有两座巨型敖包,高约8米,旁边还有两组各10个小敖包。”随我们前行的“驴友”老黄6年前就来过这里。他说:“我们来时,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敖包,就只有一座自然隆起的土堆。不知怎的,这次来,看见土堆旁堆上了不少石块。即便这个是敖包,也就2米多高,哪有8米,何况在内蒙古地区,比这大的敖包比比皆是,它怎么成了所谓的‘蒙古顶级敖包’了?”

  第四,史料问题。曾任宁夏大学校长的著名民族史专家陈育宁说:“王景武曾经就这个论点找过我。他常年在贺兰山从事地质研究,我建议他,作为一家之言,对成陵所在问题可以再做讨论,但不能轻易下结论。其观点还是缺乏史料支撑。另外,这类研究要尊重游牧民族秘葬的习俗。”

    相关热词搜索:元代 贺兰山 历史

上一篇:快讯:酿酒股稳步上扬 酒鬼酒再创历史新高
下一篇:如园:在历史沉淀的土地上追述传统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1221930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