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图片...

王震:收藏只为徐悲鸿
2012-09-17 09:43:15   来源:东方早报   点击:

  王震   上海徐悲鸿研究会理论研究部主任。收藏徐悲鸿书札(影印本)和照片280余通。徐悲鸿的友人、学生致王震的亲笔书函约300余通。  王震藏徐悲鸿及其友人合照(f翻拍照)从左至右为:谢寿康、俞珊、田...

王震    上海徐悲鸿研究会理论研究部主任。收藏徐悲鸿书札(影印本)和照片280余通。徐悲鸿的友人、学生致王震的亲笔书函约300余通。    王震   上海徐悲鸿研究会理论研究部主任。收藏徐悲鸿书札(影印本)和照片280余通。徐悲鸿的友人、学生致王震的亲笔书函约300余通。王震藏徐悲鸿及其友人合照(f翻拍照)从左至右为:谢寿康、俞珊、田汉、吴作人、蒋兆和、吕霞光、徐悲鸿和刘艺斯。    王震藏徐悲鸿及其友人合照(f翻拍照)从左至右为:谢寿康、俞珊、田汉、吴作人、蒋兆和、吕霞光、徐悲鸿和刘艺斯。

  一间不足5平方米的阳台改造成的旧书房,窗外爬满绿藤,屋内堆满书稿。午后采光极好,王震老人平素就是这样俯于窗前,奋笔疾书。一旁是由他主编的关于徐悲鸿的书,十五六本,堆得老高。

  在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屋内,聚集了非常完整的徐悲鸿生平资料。王震是上海研究徐悲鸿的专家,他像沙里淘金一样从无数的旧史料中收集徐悲鸿的书信、手札、老照片,还原他的点滴过往。而那些与徐悲鸿同处一时期的艺术家及徐悲鸿的学生,他们也都是活的历史,王震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不少徐悲鸿的往事。

  为了研究和著述需要,王震日复一日的沙里淘金行为,竟使他成为徐悲鸿相关资料的收藏者,收集到徐悲鸿书札(影印本)280余通,多数从未公开面世;徐悲鸿的友人、学生约80余位艺术家致王震的亲笔书函约300余通,包括吴作人、叶浅予、谢稚柳、艾中信、古元、常书鸿、宗白华、黄苗子、郁风等。

  1960年,王震被分配到上海中华书局(微博)辞海编辑所资料室任职,日常的工作就是埋首故纸堆,收集整理资料。儿时因得过小儿麻痹症,腿脚不方便,王震从小就不能像一般孩子一样出去玩耍、打闹,资料室和书房的狭小天地便是他的全部世界,而书籍则像给他安上了一对翅膀,可借力翱翔。他在资料室一坐就是半个世纪。

  1980年代初,为了编著徐悲鸿著作,王震开始四处收集徐悲鸿资料。幸运的是,王震得到了一份编于1980年代初的解放前南京中央大学校友通讯录。徐悲鸿曾任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科教授,通讯录上有艺术科的学生四五十人名单,均为徐悲鸿任教时的学生。通过通讯录上的地址,王震给当时身处国内外的徐悲鸿学生都写去信,告诉他们自己要研究整理徐悲鸿年谱,编撰出版徐悲鸿书信集等,请他们尽可能提供徐悲鸿书信的线索,并多多回忆老师的往事。

  “有些学生当年比较热情,毕业时要求老师留念,徐悲鸿就给他们写对联、诗,因而手中留有不少徐悲鸿手札。一位香港的老先生八九十岁了,是徐悲鸿的朋友,他把徐悲鸿写给他的信和信封都印给我。”

  “我也给曾经的中央美术学院(微博)院长吴作人写信,他说他们跟徐悲鸿学习了几年,对徐悲鸿的事知之甚少,至于徐悲鸿写了多少信,那更像大海捞针。”王震说,“也有一些人刚开始不愿提供,后来见我编了那么多徐悲鸿的书,替他们留存了很多珍贵的史料,他的老学生都非常感谢我。”

  徐悲鸿的友人和学生后来也多半成了大艺术家,在世的都有八九十岁高龄了。其中多数老艺术家都给王震回过信,他们或热情提供徐悲鸿相关史料、追溯过往,或悉心解答王震困惑。王震在跟吴作人、叶浅予、谢稚柳、艾中信等80余位艺术家交往过程中,积攒下了他们亲笔写给自己的书函不下300余通,不过这些信所探讨的主题无不围绕着徐悲鸿,从徐的日常琐事、教学、交往到他的艺术修为。

  这些珍贵的书函成了王震辛勤工作的见证,当人人都在费尽心思收集名人手札,王震却在无意间集齐了这样一个庞大而有意义的专题。

  王震最珍贵的珍藏是吴作人1984年5月26日写给自己的亲笔函,谈及这封信,王震略显激动。他从层层叠叠的一摞书函中将其找出,一字一句念给《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记者听。“谈及这封信,其中的故事可多哩。”王震说。

  “甘登信先生寄给我一封没有抬头的信,他告诉我说这是徐悲鸿先生的手迹,班上同学传阅时最后留在他的手上,但是没有抬头,不知道信是写给谁的。”王震就给吴作人写去两封函,一函提到这封信的由来,问他这封信是不是写给他的。另一函是王震向吴作人打听一张8人合照的来龙去脉,照片上包括吴作人在内的7位通过对照史料,都能确定其姓名,只有其中一位怎么打听都不知道是谁。

  吴作人就给王震回了这样一封信,信中告知王震,徐悲鸿那封信并非写给自己,具体写给谁他也不知,不过已将信件转交给艾中信,请他帮忙查阅。至于那张照片,吴作人非常激动,他在回信中说:“第二函附的照片,我原保存一张,在十年动乱中已失去,希望你给我印两三张,能多印几张更好。因为在此照中尚存有三人,加上给徐悲鸿纪念馆一张。时间可能在一九二九年初。这是南国社在南京第一次公演之后。”

  这张照片是王震通过搜寻史料,在民国时期的《南国月刊》上翻拍的,后来弄清楚照片上的人,分别是谢寿康、俞珊、田汉、吴作人、蒋兆和、吕霞光、徐悲鸿、刘艺斯。而王震遍寻不知的那位正是吕霞光,因为很早就去法国定居了,所以国内鲜有人认得他,但是吕霞光在法国的画室,是不少中国艺术家在法国的聚集地。而《南国月刊》则是1927年田汉与徐悲鸿一起创办的南国社刊物,刊登有很多旧时照片和资料。

  为了编著关于徐悲鸿的著作,王震还翻遍了从1926年到1994年这七十年间的旧报纸、期刊和杂志,截取时人对徐悲鸿的评论;在解放前的良友杂志、上海时报、美术画报等期刊上也翻拍到不少徐悲鸿的画作和照片。

  王震说,他的收藏仅仅为了便于研究和著述,这是动力也是目的。

  1995年,徐悲鸿诞辰100周年,王震给他尚在世的学生和友人们去信,请他们写回忆文章,最终出了一本《徐悲鸿诞辰100周年纪念文集》,以作纪念。

    相关热词搜索:王震 收藏 只为

上一篇:武汉藏家依据藏品写剧本
下一篇:宋徽宗《瘦金千字文》为何流出宫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1221930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